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索夫的航海日志

【漂泊在海上,他们的世界,是如此自由】

 
 
 

日志

 
 

真实的“中华富强”  

2010-02-12 15:54:04|  分类: 【海员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触摸背后的真实,让我们找到一种力量前行。——题记
 

2009年10月19日下午,天津新港2号码头,阳光温暖,清风怡人。停泊在此装货的大富轮刚刚接受完权威的验船机构劳氏船级社的年度检验,检查的28个项目全部合格。长达两天严格、细致的检验后,验船师被彻底折服了。他说:“我在劳氏工作9年,在我验过的所有船舶中,大富轮是最无可挑剔的”。当日上船进行PSC检查的港口检查官也由衷感叹:“真不敢相信,这是一条有11年船龄的船舶。特别是机舱,绝对称得上是真正的‘五星级’管理。”自然,没有任何悬念的,又一个无缺陷通过。

在几位验船师和检查官眼里,已经历过11年海上风雨洗礼的大富轮看起来简直和一条新船没有什么区别。无论是从生活区各房间门窗外边缘到内走廊回风吸口开关,还是从两舷船壳板重载水线上到舷梯的踏板、栏杆插孔座直到生活区走道门口,或者从两舷梯值班位置周围的机油加油管、应急发电机房排风口到两舷侧下水道出口,所有看得见和很容易看不见的地方,都看不到任何锈迹。如果这只能算是外表,那么当你走进机舱,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所有整齐排列着的机器都显得那么的干净,静静散发出一种自然的金属光泽,围栏、墙面、地板皆一尘不染,如果不是机器的震动和它同时产生的热浪,你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进了哪个高级实验室或是无菌工厂。

尽管11年来,大富轮的航迹早已遍布了世界各个港口,但她仍然一如她刚下水时的样子,崭新的船风船貌、恒定的主机转速,无不向人们展示着她的青春与活力。现任船长吴少从的描述能够让我们更清晰地体会到这一点。他说:“每一个驾驶过‘大富’的船长都会对她航行得如此顺畅感到吃惊。她高傲的行驶几乎让人产生自豪感。”

这就是大富轮,或者说得更确切些,这就是“中华富强”。因为我们都知道,总管这四条“大”字号的机务经理吴必忠对自己心爱的四条船从来都是一个标准。这是一个具有鲜明活力的集体,她的背后承载着太多让人感动的故事,在悄悄地传递,在无声地诉说。且让我们把镜头和话筒对准这些难忘的人和事。

真实的“中华富强” - 索夫 - 索夫的航海日志

图为大富轮上的船员兄弟

 

老轨的乐趣与辛酸

6年前,和吴必忠是同班同学的吴寿创老轨第一次上“大”字号,一年后休假回家。为了能够以后都有机会上这样的新船,吴寿创打电话给吴必忠:“怎么样?老同学,我的表现还可以吧?”吴必忠笑着说:“寿创,我很高兴你现在的状态。不过我不得不告诉你,如果要在‘大’字号船上干的话,我就要让你干到年老体衰。”

对于吴寿创这样一位资深老轨来说,吴必忠的一句玩笑话简直成了加在他头上的魔咒。“主机的转速怎么又在下降?”“锅炉的排烟管问题解决了没有?”吴必忠总是在不断地给这个老同学增压,对机舱的每一个细节都要亲自过问。“真有点受不了啦”,吴寿创嘟囔道,“好几次我只想溜之大吉。”6年后,当笔者再一次上“大”字号时,吴寿创老轨正准备离船办理退休手续。6年间,他累计上船超过60个月。“每次上船就像是要攀登大山,年龄越长,那座山就好像越往我头上倾斜。它不会变矮小,而是更高峻。接近10年的‘大’字号,许多机器的故障开始冒头,一旦问题得不到解决,就要忍受焦虑和失眠的煎熬。”就拿2007年在大中轮来说,锅炉经常出现点火不着、自动熄火现象,相似的问题在别的“大”字号上也出现过。为了找到问题的根源,他对照图纸翻看了60本书,进行了26次论证与实验,前后思索了近2个多月,最后以增加一个燃油增压泵将所有问题化解为零。主机透平解体是一个纯技术的活,一般船上都得报厂家上船来做,“中华富强”常年在国外装卸货,有时为了抢赶船期,老轨就得自己动手实施。每次做这个,“我的心都吊到嗓子上来了”,吴寿创说到这里,眼睛里充满了一种特殊的意味,那里面是欣慰、留恋还是辛酸?可能都有吧,“不过现在总算解脱了”。在“中华富强”的6年,吴老轨胃部做过两次手术,听说都不算成功,他能够为庞大的机舱把脉问诊,却无法解决自身的伤病。下船时,他体重不超过90斤。

“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就是乐趣所在”,朱江老轨说。工作中,发现副机燃油系统压力不停地波动,经常会不明原因地低到报警值,有时甚至常常达到副机要跳电的下限值。在对管路、阀门全部进行查找之后,拆解了燃油自动冲洗滤器,对燃油细滤器也进行了不停的清洗,仍然找不到问题的解决办法,当时他就感到非常纳闷。为了这个问题,他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对着说明书苦思冥想。突然,他眉头一皱,想到了油量计的问题。如果是油量计卡阻,也有可能会导致副机供油不足,但问题的关键是油量计可是在转的,有没有可能是这种本身已不正常的转欺骗了自己的正常判断?凌晨3点,带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与兴奋,他连忙找到正在值班的三轨,打开了油量计的旁通阀,于是,这个长期困绕机舱的一个看似复杂实则简单的问题终于彻底解决。

 

船长们面临的挑战

遭遇大风浪?去问问船长们吧。2004年大中轮在日本门司遭遇0419号15级以上的大台风,当船离开码头时根本找不到锚位。身为船长的张克友不得不抛双锚全速顶风航行,整整两个多小时,船就像在原地踏步,船后不到4海里就是海岸线。当时在码头和锚地先后有3条船被台风掀翻而沉没海底。“那是最惊心动魄的两个多小时,大浪从船头越过防浪板直接打到了驾驶台玻璃上,巨大的声响伴随着船的剧烈颠簸使每一个人的心都绷得紧紧的。所幸我们闯过来了,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害怕。”老船长一生航行,见过风浪无数,独有这一次让他终生难忘。

“每开始一个航次任务,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吴少从船长回忆起自己当年在“大”字号上做实习船长时经历,现在还充满了自豪和兴奋。大强轮从2005年6月初开始航租给WHITE LINE公司,从阿联酋的阿里山港装190个40英尺和211个20英尺的共计591个标准集装箱,到地中海阿尔及利亚的斯基克达和阿尔及尔两个港口卸,此行将填补“大”字号船舶自接船以来未曾纯装过集装箱的空白。为了提高船舶的GM值(装集装箱时其值达到最小),吴船长潜心调整压载水舱的存水量,合理使用油水和配载箱位,科学操控船舶,最终漂亮地完成航次任务,并感觉“学到了很多在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很好的兄弟,很好的船”

冰岛FJARDAAL岛附近,10米高的巨浪使正行驶在这里的大强轮面临巨大危险。停放在大舱里的铲车由于绑扎带断裂发生了剧烈的移动。水手长黄永洲带领水手们迅速赶到大舱对铲车进行重新加固。危急关头,没有一个船员犹豫或者退缩。

为了完成彻底清除大舱几百个地令和STOP的任务,政委余力本第一个提着气刨机来到现场,带领甲板水手一干就是半个月。一场活下来,正如水手吴永康所说的:“我们余政委是手上的茧多,腿上的伤多,衣服上的洞多,成了名副其实的‘三多’政委。”

由于粪便柜的排出泵进口端面腐蚀磨损,使泵的压力减小,从而打不上水,然而要更换这种部件成本太高,且一时间也不可能。为了应对港口国的检查,机工长吴文平凭借多年来练就的车、钳、焊技术,通过深部改造,精密加工,硬是完成了这一技术难度极高的修理项目。

对于水手长霍桂尧来说,打油漆这活儿就是一门艺术,每次看到自己完成的作品,他都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这也难怪,哪天没有活干,这位“大”字号有口皆碑的水头就会闷得心里发慌。

“我害怕失败”,一位水手说,眼神随即黯淡下来。另一位船员告诉我:“和强家住陕西农村,只想在船上干好。”在一次执行操大吊任务的前一天中午,他爬到克令上反复练习了2个小时,只为了掌握横向落钩的动作。第二天的作业非常成功。

为了补上船壳部分的油漆,水手长王汉进甚至要等到天黑后码头没人时悄悄一个人提着油漆桶去干活。“那一晚,我一连干了近4个小时。”当整个船壳又恢复昔日的模样时,这位水头笑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其实,大部分人一来到“大”字号,就没睡过安稳觉。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总会让他们寝息难安,即使自己同时伤病缠身。

负责接大华轮的王子荣船长曾经有伤在身,虽然未伤筋动骨,但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举步唯艰。当时船马上要开航,为了不耽误船期,他硬是在太平洋挺了一个来月,每天早上8点都准时到驾驶台。那是他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日子。当年的大华轮是他接回来的,第一年就被评上先进,“不能因为我影响了公司的效益”,强烈的使命感,让他硬生生挺了过来。回想那时的经历,这位老船长感慨万千。

林锡麟船长在大富轮上做大副的时候也曾经鼻子受伤鲜血直流,在进行简单的包扎后,他又忙碌在了甲板装货现场。几天后,为了帮助科伦坡船厂把由船上卸下的岸吊再组装上,他在高高的克令塔和吊臂上爬上爬下,反复计算最佳吊点,多次修改装货方案。连续的烈日暴晒使伤口破裂了,鲜血透过纱布流淌在脸上。BIGLIFT的港口船长马田先生感动了,从自己口袋里掏出100美金交给林大副表示敬意,而我们的林大副只是笑一笑,又继续投入到了紧张的作业中。

“特别留恋在‘大’字号的那段时间,很好的兄弟,很好的船”,退休的王恩久船长反复和我说起这话。

真实的“中华富强” - 索夫 - 索夫的航海日志

 

 

吴必忠与“大”字号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提起一位对“大”字号船舶起到关键作用的领军人物。他就是机务总管吴必忠。

吴必忠无疑是一位充满“争议”的人物。

他非常敏感,追求绝对的完美,对工作的苛刻求严甚至达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船员房间多一个钉子要处罚1000元;“一碗面条”扣去船舶领导2000元;不坚持搞自助餐,大厨和政委被请下了船……

有人说,吴必忠是“大”字号船上的“活字典”,船上的每一个区域、每一台机器、每一件设备、每一块玻璃甚至连每一个螺帽,他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自觉、积极、配合”是他衡量一个人的“六字真言”。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他的口头禅。

“15年常新?现在是20年常新!”是他始终追求的目标。

吴必忠对船员,特别是对轮机员的跟踪管理可以说独具匠心。布置作业,现场培训,安排任务,跟踪检查,每一环都出奇不意,让他手下的轮机员始终都处于一种压力状态,促使他们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也提高了他们自身的素质。

吴必忠常说,有些工作是需要经常去“扭”的。“扭”就是要较真,要动真格的,要拉得下人情、脸面。为此,他确实得罪了不少人,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大”字号上确立了自己的标准,提高了执行力。

 

“大”字号的成功,有人说,得益于日本先进的造船工艺;有人说,得益于多年来和BIGLIFT的合作;也有人说,是因为在“大”字号船上干的人相对固定;还有人说,船上劳务费多……然而,看看我们吴寿创老轨不足90斤的体重,任何人都应该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

中国有句老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什么决定了一粒大豆会发出豆芽,长成豆苗,最后开花结豆?十几年来,“中华富强”的船员在不断地更换,但“中华富强”的管理理念一直未变,“中华富强”的管理标准一直未降。是什么让“中华富强”历久弥新?可能,就是这种十几年如一日的对某种理念和标准的坚持吧。只要始终如一地坚持,15年常新不成问题,20年常新也一定能实现。

这是一个每天都在产生奇迹的世界,就看你以什么样的决心去创造它。

真实的“中华富强” - 索夫 - 索夫的航海日志

 航行中的“中华富强”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